主页 > 学隶杂论 > 关于定名隶书的义理

关于定名隶书的义理

文章摘要:关于定名隶书的义理,可以从“隶”的本义上作解释。吴白甸先生说:“《说文解字》中解释“隶”的意义是“附着”,《后汉书,冯异传》则训为“属”,这一意义到今天还在使用,现代汉语中就有‘隶属’一词。

关于定名隶书的义理,可以从“隶”的本义上作解释。吴白甸先生说:“《说文解字》中解释“隶”的意义是“附着”,《后汉书,冯异传》则训为“属”,这一意义到今天还在使用,现代汉语中就有‘隶属’一词。《昔书,卫恒传》、《说文解字,序》及段注,也都认为隶书是“佐助篆所不逮”的。所以隶书是小篆的一种辅助字体。”这样的说法是有争议的。在汉字演变发展过程中,繁化和简化这两种对立的矛盾一直存在着。总的来说,人们写字总是往着简化的方向发展。当一种字体基本定型之后,它便可能向两种方向发展,一种是向更加规整的方向发展,一种是向更加草化的方向发展。规整化的结果使得这种字体得以完全确立,卓化的结果便是产生新的字体。而隶书起初是所谓的“辅助性字体”,实际上它便是篆书(是大篆而不是小篆。一般地说来,草化先于正规化,小篆是对大篆的规整,而隶书则是大篆的草化,它的产生应先于小篆)的草写。事实也是如此。早在产生秦小篆以前的时代,篆书的一种便于书写的简体古隶(草篆)便已产生。根据江陵凤凰山秦墓出土的秦昭王时期的刻有“冷贤”两字的玉印、战国中期的《楚帛书》和战国后期秦国的“高奴禾石铜权”铭文的字样,可知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前便已有了和秦诏版相近的书体即草篆隶书的萌芽书体,亦即后人称为古隶的书体存在。近年来出土的天水秦简,睡虎地秦简、马王堆帛书、银雀山竹简,来追溯隶书的起源和形成提供了确实的证据。

上一篇:隶书的字体   下一篇:西汉时期的隶变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