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隶书知识 > 什么是俗隶

什么是俗隶

文章摘要:艺术创作以雅为尚,以俗为病,自古皆然。宋朝黄庭坚认为“士大夫处事,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姜夔主张“淘汰俗姿,则妙处自见”。清人王概说:笔墨间宁有稚气,毋有滞气;宁有霸气,毋有市气。

艺术创作以雅为尚,以俗为病,自古皆然。宋朝黄庭坚认为“士大夫处事,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姜夔主张“淘汰俗姿,则妙处自见”。清人王概说:“笔墨间宁有稚气,毋有滞气;宁有霸气,毋有市气。滞则不生,市则必俗,俗犹不可浸染。”近代黄宾虹慨叹:“凡病可医,唯俗病难医。”

何为俗。词典曰“庸俗、肤浅”,又曰“趣味低下,格调不高”。

考之当今书坛,俗在何处。表现形式若何。愚以为:俗之一,无继承,少根本。字无所依,笔无所出,信笔为体,鼓努作势。俗之二,趋炎附势,以官论书。官越大,字越好。位高权重者,办展,剪彩,出书,拍卖,无所不用其极;溜须拍马者,尝粪舐痔,趋之若鹜。此种恶俗,代不绝祠,于今尤甚。君不见厕所茅房,也有书协主席题字。俗之三,克隆模仿,盲目跟风。上有所尚,下必从之。千人一面,万书同模。“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俗之四,近亲繁殖,拉帮结伙。师傅赞徒弟,学生捧老师。有人爆料:不入圈子,不能得奖。俗之五,假大空充斥,丑恶俗横行。复制别人的获奖作品,竟能再次获奖;参展作品越来越大,艺术风格,艺术品味,越来越空洞,越来越低下。追本溯源的无人问津,逐流跟风的大行其道。劣币充斥,良币何以安身。瓦釜雷鸣,黄钟焉能不毁。俗之种种,未能尽述;略举数端,已窥全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书坛俗病,“已入腠理”,“不治将恐深”。

一方面,历史、艺术要求我们沉下心来,学习,思索,创造;而另一方面,名和利又愚弄人们粗俗,浮躁,急功近利。于是,混出了名堂的一部分名家大腕高来高去,忙于应酬,忙于钱票;而另一部分准字号的家们腕们,则忙于观风向,看脸色,托关系,搞圈子。一时间,投机当道,浮滑成风,视学问为畏途,以创新为笨伯,剿袭模仿,相沿成习,如此这般,其人焉能不鄙,其书安得不俗。

治俗当标本兼治。治本当从思想、体制、教育、组织等方面入手,兹事体大,非愚论所及。而治标,时下议论多多,愚以为,一个“回”字即可针砭时弊。如果我们的主席理事、巨擘新秀,都回到书房,都回归传统,搞研究,做学问,那么,中国书法或许还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追名逐利,投机钻营,可能得计于一时,最终却于艺术无缘。试以今之视昔,百年千年前之读书人士大夫,无不以毛笔书写为日课,然为当时所重后世所崇勒碑刻石者凡几人哉。而况我们蝇营狗苟之芸芸众生。大浪淘沙,历史只会记住那些用毕生精力和心血献身于艺术的人们。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