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隶书品评 > 汉碑隶书在当代冷落的原因

汉碑隶书在当代冷落的原因

文章摘要:一是碑派隶书所形成的高度后人很难超越,后人在前辈大师强大的影响下极易处在影响的极度焦虑中,避开向汉碑隶书的取法,也是后人摆脱前辈大师“影响的焦虑”的首选办法。

当代隶书在取法上不再仅仅依靠于汉碑隶书,而是包括了汉碑、简牍、帛书,甚至包括出土的古代所有字迹,在用笔上采用整合的方法,将篆、楷、行、草的笔法运用到隶书中,有意地弱化金石气,强化书卷气,尤其隶书“草化”更成为一种时尚,成为当前隶书创作的流行风。但冷静地分析当代的隶书创作现状时,发现隶书创作处于从碑派书法产生以来的最低谷,很不尽人意。主要表现在用笔的程式化,内涵的浮浅化,更严重的是隶味的逐渐消失。在当今的隶书创作中,被普遍公认的大家还没有。有些人把目前这种现象的原因归根于对汉碑隶书的冷落上。其实不然,将简牍帛书以及出土的古代所有字迹都成为隶书取法学习的对象,应该更加有利于当代隶书的发展,使隶书的取法范围更加广阔,资源更加丰富,更加有利于隶书的创作,但是为什么当代的隶书创作反而处于低谷。

一、是碑派隶书所形成的高度后人很难超越,后人在前辈大师强大的影响下极易处在影响的极度焦虑中,避开向汉碑隶书的取法,也是后人摆脱前辈大师“影响的焦虑”的首选办法。

二、是古代字迹的大量出土,极大地丰富了书法资源,扩大了书法的取法范围,为今人隶书的取法和创新提供了更加宽广的选择余地。

三、是碑派书法逐渐降温,帖派书法逐渐回温,时风的变化直接影响了隶书创作的审美取向。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书法家向古代书法资源取法时,对取法资源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只是吸收一些形式和技法方面的东西。考察清代碑派隶书大家时就会发现,清代隶书大家对取法对象都有深入的研究。像郑簠自康熙初北上山东、河北寻访摹拓汉碑30多年,对汉碑进行深入的研究和临习。金农一生南来北往,云游四方,广搜金石碑版,一生笃好金石碑版的鉴赏。邓石如经梁巘的介绍,寓居南京梅氏家博览三代、周秦、汉魏金石,用几年时间各临《史晨》、《华山》、《张迁》、《校官》等名碑50本。何绍基从24岁开始搜集金石碑刻,是清代负有声名的金石学家。赵之谦对金石之学笃好至深,与胡澍、沈树镛、魏均普四人聚京师“四人人皆痴嗜金石,奇赏疑析,晨夕无间”,正是他们对汉碑隶书的深入研究和长期反复的临习,穷尽毕生精力,才能入古出新,形成各自鲜明的书风。当代隶书创作无不受简牍帛书的影响,而简牍帛书从艺术的角度考察,大部分只能看作是书法资源,不能作为直接临摹的范本,要从中吸收艺术的营养,必须进行艺术提炼,才能应用到书法创作实践上,方能化腐朽为神奇,更加需要书法家深入的学习和研究。反之,就无法吸收这些资源所含的营养精华,只能流于对其形式和技法的简单模仿。另一方面是当今的书法家的价值观决定了在追逐名利中难以进行溯本求源、潜心于原创性的创新。在书法创作中如将古人为比较对象,才能真正体现出艺无止境。而今人是与今人比,是在展览上入选、获奖或取得书法组织中的职位是成功的标志,入选获奖或者身居书协组织的高位确实能一鸣天下知,成为明星,从而成为天下学习、模仿的对象。或者成为评委,或成为某种书风模式的带头人,将会名利双收。但是快速制造的明星书法家与当代的影视明星一样,需要不断在媒体中亮相,不停地进行包装炒作,反之就会被新明星的光辉所淹没,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练“内功”,造成了“成名”容易“成功”难现象。当今的社会又是一个快节奏的时代,并且书法家的职业化还在困境中,尤其书法市场的不健全,书法消费存在的只看名头的现象,严重地影响着大部分书法家的创作状态和动机。所以在当代隶书创作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直接向明星和评委学习,更容易出名和引起大众眼球的关注,没有必要忍受入古出新所产生的煎熬和遇到失败所带来的痛苦。

所以当代隶书在整合创作理念的影响下,面向古代各种书法资源,应该有很大的创新空间,但是在名利的诱惑和对书法资源缺少深入研究,严重影响了当今隶书的发展,所以隶书大师的出现还待时日。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