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隶书品评 > 品评从清代隶书第一人到当今隶书

品评从清代隶书第一人到当今隶书

文章摘要:郑谷口,后人称之为清代隶书第一人。如果说郑谷口被后人尊为清代书法第一人,那么胡老之字对时下会不会又要引导一个潮流。

郑谷口(1622-1693)字汝器,号谷口。江苏上元(今南京)人。以行医为业,终学不仕,工书。少时便立志习隶习,学汉碑达三十余年,为访河北,山东汉碑,倾尽家资。清方朔《曹全碑》跋:“国初郑谷口山人专精此体,足以名家,当其移步换形,觉古趣可挹。至于联扁大书,则又笔墨俱化为烟云矣。”他倡学汉碑,对后来汉碑之学的复兴起了重要作用。他自称:“作字最不可轻易,笔管到手,如控于钧弩,少驰则败矣。”其隶书飘逸虚灵,活脱洒丽。包世臣《艺舟双辑》将其隶书列为“逸品上”。后人称之为清代隶书第一人。

郑谷口的“草隶”,颇多追随者,如万经、张在辛、朱岷等均法汉碑而兼得于郑谷口。而少活跃于扬州地区独具个性的书画家,其隶书也受郑簠的影响。如比郑簠小20岁的石涛,及高凤翰、金农、郑燮等人的隶书也均见郑谷口气脉。其书风之传承,可见一斑。

习隶者历代都出现一些大家,但从隶书的形、神表达中,从传统的汉碑演变出自有风格者历代不多,隶书的形好写,能将隶书写活、写得有灵气是习隶的书者最高所求。郑谷口的隶书被称为清代隶书第一人,更是后人对隶书的传神给予他的评价。他的隶书柔中含刚,形神皆妙,笔势开张,纵横舒展,字里行间自有一股超脱豪放之气。其书往往重笔后调锋转出,能重能轻,能收能放,颇显灵动。翻笔则稍重一蹲,得势越起,生动而饱满。贵能于平正中寓奇险之姿,并极富装饰性。

当今时人对隶书的研习大多没有得到高人的指点,对隶书的审美有所偏见,对中国书法来讲是一件可悲的大事。一位有代表性的书家对社会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郑谷口对清代后期一些大家的影响,使清代的隶书出现了一个非常繁荣的局面,面貌一新。隶书的基本审美从布白到结体,从书者的书写节奏到章法,无一不表达着作者的情操和情趣。现习隶者大多去改变结体,使其变异,将上宫、中宫、下宫的比例进行不同的分割,已产生一种新奇。这些写法写出的作品也是好作品,但不能称之为上品,能从汉碑结体平均布白中,写出具有时代审美趋势的作品才是上品。

从营销的角度来看书法,是一种1+1的组合模式,结合不同书家的特性进行创新组合,最后形成自有风格。艺术的创新方式是相同的,京剧的产生,是京剧鼻祖程长庚结合的几大戏种的特点;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艺术是将古典和电声音的组合;启功的书法是从宫阁体中开始演变;女子十二乐坊,是将中国民乐和现代流行音乐进行加工;现在的众多流行因素大多组合了各种元素,最后形成自己的风格。不管他们是怎样变异求新,但都有一个共同点,从原始的单一元素符号没有丢失,如果你的书法一味想要创新,将传统的元素符号丢得不见踪影,你的艺术是没有生命力的,是不会得到社会的认可。

清代大师邓石如的隶书布白非常独到,学习邓字的朋友一定要抓住这个要点;伊秉绶的笔划中的刹锋,笔已断,意未断;郑谷口隶书的草写,增加了隶书的灵气;这三大家都是代表性的人物,当今隶书上品著称书法家、篆刻家、考古学家胡寄樵先生各习前人之长,终成自有面貌。其书内悟真源,外师造化,风情弥隽,爽健空灵。隶书远朔汉碑,近承邓石如、伊秉绶、郑谷口,1985年考习久已失传之蜾扁体,融篆籀、行草笔意作隶,峻峭朴茂,绝去时俗,洁净恣肆之姿,多所自得。其金文造诣弥深,格调高工雅,行草书笔墨流畅,清妙疏逸之气,勃勃纸上。篆刻上追秦汉,对明清诸家多有涉猎,刀法清隽、深穆。林散之先生先赞其印有“仿古之风”。融古于今,此乃印之化境。今之印人,或拟古而不化,或刻意而求今,鲜有能臻此境者。先生在书法、篆刻上的造诣,纯是学养酝酿而出。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