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隶书品评 > 战国《青川木犊》的书法风格

战国《青川木犊》的书法风格

文章摘要:评述春秋战国时期的篆书手写体墨迹时曾论及其隶变的种种迹象,但这只是局部的显示.而全面隶变的典范作品。当数这是一种新体。秦国篆书手写体甩迹至今未见,《青川木犊》已是整篇统一的古隶面日,在它之前还应有一个长时间的过渡体貌。

评述春秋战国时期的篆书手写体墨迹时曾论及其隶变的种种迹象,但这只是局部的显示.而全面隶变的典范作品。当数这是一种新体。秦国篆书手写体甩迹至今未见,《青川木犊》已是整篇统一的古隶面日,在它之前还应有一个长时间的过渡体貌。尤其应该指出的是.秦隶的形成固然有秦国篆书向隶书的自然演变过程,但篆书的隶变,在春秋战国时期,尤其是在战国时期,是各诸侯国汉字及其书法变化发展的共同趋势,这在当时是个普追现象。隶书的最终形成,是战国各国地城书法约定俗成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一点在将来出土的战国时代的各国手写体书迹中或许会得到更多的实证。

《青川木犊》的隶体童颜表现在其字势有纵有横,尚未统一为横向开张取势。许多偏旁结构已变篆体的依循构造而为隶体的减省概括,但总明显地残留着策法的痕迹。在点画形态方面,已具备波挑的笔势,而波挑的形态尚未明确。用笔基本为“逆人平出”,但起笔处还时而流排出近似干篆书手写体般的形态,即斜向右下方落笔,而不是隶书的直下落笔或斜向左下方落笔。但这是新体尚未“长大成人”时不可避免的过渡体态。到了秦睡虎地竹简中,这一迹象就进一步改观了。

《青川木犊》在中国书法风格史上的意义,在于其古隶的体势、笔法莫定了后来隶书的基本格局和演变方向。同时又说明.隶书井非由小篆演变而来。它是由大篆手写体直接发生隶变的。手写体在日常生活中运用最为广泛,它有自己独立的变化发展规律。而刻铸铭文系统的书法形态皆由特定的用途而产生,其变化发展受手写体系统变化发展程度的影响,并且总落后于手写体系统。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