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隶书品评 > 隶书魅力

隶书魅力

文章摘要: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隶书欣赏和创作来讲,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哪些传统汉隶古朴、规矩的艺术形式,而是更多地从隶书发展更为早期的阶段中吸取精华。

哪些孕育的喜悦与焦燥、创作过程的煎熬与沉重。对传统经典审美的发现感到是没有止境的,因为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理解,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需求,不同理解也是亲历者本身的审美需求。

书法艺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今天它与当代文化相互交织,以其自身悠久的传统、丰富的内涵,在纵向、横向上对其他类别的艺术产生着重要的影响。它如同一颗明珠,使中国传统文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当代每一个书法人无不以此为荣,并试图在这个领域承担起延续与张扬的历史使命。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隶书欣赏和创作来讲,人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哪些传统汉隶古朴、规矩的艺术形式,而是更多地从隶书发展更为早期的阶段中吸取精华,因为这个阶段篆隶相间,书体变化尤为丰富。一直以来,传统的隶书以汉隶石刻为宗,说到汉隶,主要是依靠刻石拓本得以传播,刻制工艺夸大了其装饰性,造成与原书写状态有别的笔法差异,引发审美、批评和学习上的误解,因刻石之讹而传讹。直到明清,特别是清季形成“尊碑抑帖”的审美思想,使得汉隶才真正成为书法家取法的书体。可以说,隶书摆脱实用转入艺术的创作历史不过短短三百年的历史。回顾隶书艺术化的进程,邓石如全面继承、整理汉隶,集其大成,有荜蓝之功。清中晚期,伊秉绶、何绍基、金农等书法艺术家,对隶书的艺术创造作了深入的探索,可惜的是时代的局限性使得他们的探索没有很好展开。如果把古代隶书的发展概括为先变化后规范的话,那么当代隶书就是先规范后变化。这些创新型隶书常用的丰富的创作手段并不是凭空想象,而是与传统隶书的溯源有着密切的联系。一是隶书的最初状态无法见到,只得依助刻石拓本,其基础只能是刻石为前提;二是整个时代的艺术审美氛围,影响其隶书艺术化创新的全局性。清人隶书艺术化创造的不彻底性,给当代隶书的进一步创新与发展提供了极大的空间。当代的一些隶书大家,在继承总结前人的遗产上,创作各呈特色,具有原创色彩,这种创造性正是推动书法历史发展最为可贵的精神。他们的隶书即使放在古代隶书中亦毫不逊色,甚至有超越先人的地方。当代隶书创作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具有书写性,使隶书的凝重感与墨迹书写的流动性统一了起来,丰富了隶书的表现力。悟”是艺术创造的关键,要靠自己的天资,别人代替不了。要靠自己的功力积累到一定的时候,经过大量实践,方能豁然开朗,悟出此道。

隶书是先从汉碑入手,寻求突破,而后注意汉简。开始的时候有些过,但现在回过头看,觉得还是有必要,没有当时的“过”就不能与原来的传统的汉碑拉开距离。这么多年以后,渐渐地回到汉隶之间,以汉碑为基本骨架。现在有人隶书有书写性,这来自于《石门颂》的影响。汉碑书法的发展空间很大,每临都有新的发现。我对隶书更喜欢的是其线条的厚重,体格的宽博,气势的恢宏。为保证这种审美取向,我有意放弃一些细节,这种放弃十分痛苦。比如蚕头燕尾、墨色变化等,没有这些细节的放弃,就难以追求气象,这是技与道之分,是我学隶书的想法。我认为,隶书的创作要有自己的理想,当然这是发展中的,是开放性的,希望不断升华。古语有云:世间之人,一生必得一物,缘也。这物对于我来说,便是书法。书法一道,非朝夕之事。其实,我自己也认为我是视书法为生命的人,喜欢不停的醉心于那片黑白相间的美妙世界里,并被这充满魔幻的线条所左右。的确,在书法的世界里,我得到了无尽的欢乐和喜悦。说实话,我小的时侯,在父亲的影响下,就与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并从此孜孜,晓窗烛案,到现在已累二十余年不辍,诚可谓铁砚磨穿,寒毡坐透,辛酸甘苦,尽付于此。记得在河南与刚田先生学习书法的时候,就一直被他的隶书书法线条所感染,他的隶书,让我感觉气格高雅,运笔简捷,寓参差错落于端庄平静之处,笔致苍劲老辣,气韵飞扬,劲挺俊美。以魏碑为先,然学汉碑为根基,上溯魏晋,下追明清,取各家之长,广泛涉猎,熔铸古今。楷书以唐楷为基,后涉钟繇、黄道周、爨宝字等,隶书取《张迁碑》、《石门颂》为法,篆书得力于《石鼓文》、《散氏盘》,于章草和古篆用功尤勤。“古碑贵熟看,不贵生临。心得其妙,笔始如神”。最主要的是刚田先生广收博取,探幽索微,又能在漫长浩瀚的书法典籍中保持清醒而不致迷失,进而去寻觅适合自己的东西,去污存精,以使物为我用,将情与艺合二为一,这一点对于他始终保持旺盛的艺术生命力和不断的追求精神是分不开的,实为难能可贵。在今天我们看到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刚田先生的楷书和篆书,尤善行楷书和古篆,笔势奔放,线条绵延,轻重徐疾,枯润浓淡,尽现于笔墨飞舞中,真乃意气风发,笔墨淋漓,心随笔之韵律旋转,意从毫之动荡宣泄,得乎心而应于手,解乎起波澜,思似泉涌,胸中满怀激情,犹如鲸吞海水尽,落出珊瑚枝。

刚田先生的生性谦和,刚毅朴实,无论对书法、工作、朋友,他都认认真真,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书道深远,艺海无边”。这话话一直铭刻在我心。自古至今,习书者众矣,然而有成者鲜少,究其缘由,即其为人境界不高,为书亦卑琐难堪,终其一生也不免“俗气”二字,我一直敏于此理。我认为,以平常心态写字,在喧嚣、名利之心常有,而淡泊之心不常有的环境里,艺术却恰恰与名利场不合拍,而与淡泊人生共荣,这对真正有志于书者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考验。然而,刚田先生一直都在寻找一种宁静平淡的创作环境与心态,生活中的他,竭力给自己营造一方精神家园,一种许多书人都要追求的“文气”,一种悠然、舒逸的情怀,许多人做不到的事情,我感觉,刚田先生做到了,并且做的更精彩、更纯粹。

俗话说,“虚名易得,实学难求”。正是刚田先生的修养,谦逊、勤奋以及所处的环境,为他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根基。自从他调入《中国书法》杂志任主编以后,故他变得越加谦虚谨慎,他亦知书之艺术应磨之又磨,艺无绝顶,仕境浩淼,从艺者应虚怀若谷,穷微探奥,登山再盼登天。而刚田先生有如此胸怀,若假以时日,是我一生学习的榜样。古人云:“读书深,养气足”,以上事实说明,如果一个书法家仅为写字而写字,文学修养很差,即使笔墨技巧再高,也不会为人所认可。书法本身负载着历史沉淀下来的深厚文化内涵。

隶书书法之所以在中国的艺术和文化中独领风骚、永葆青春,不是在于它的表层艺术,而是在于它内部蕴涵着的深邃的文化。对与隶书书法的审美必须把它放到中国美学观的层面。可以说,书法是一个文化的概念,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艺术概念。而隶书书法应该是艺术而不是技术,这无论从它的产生、发展,还是从它所承载的内涵来讲,都是毋庸置疑的。隶书书法与中国千百年来的传统文化是不可分的,传统文化也与隶书书法有着一种无法拆解的因缘,所以说隶书书法因文化而具有了灵魂。反过来,隶书书法又以其形式美让文化放射出光彩。因此可以说,只有当文化作为书法的内涵时,书法才能够感人。比如说《祭侄文稿》之所以被千古传颂,不是简单地因为颜真卿的笔墨技巧打动人心,而更重要的是在于其背后的爱国精神、道德人品和文化含量。古代的大书法家无一不是大文学家、大政治家、大文人或者大学者。古代的文人可以不是大书法家,但是从历史上看,如果不是一个大学问家,绝对也成不了大书法家。

上一篇:鲍贤伦论隶书   下一篇:东汉碑刻隶书论述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