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隶书碑帖 > 碑学的成熟

碑学的成熟

文章摘要:南北朝碑派书法的特征有三:曰大,曰重,曰拙。厚重,生拙和大气是碑版书法的三大特征,他们之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因为线条厚重,结体必须宽博,同时这样的点化和结体,与帖学的精到雅致无缘,它的创作轨迹只能由熟而生,由生再到拙,通过拙来表达灵气和趣味。

南北朝碑派书法的特征有三:曰大,曰重,曰拙。厚重,生拙和大气是碑版书法的三大特征,他们之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因为线条厚重,结体必须宽博,同时这样的点化和结体,与帖学的精到雅致无缘,它的创作轨迹只能由熟而生,由生再到拙,通过拙来表达灵气和趣味。重,拙,大三者浑然一体,无可偏颇,他们的有机统一是碑学书法的成熟标志。如前所述,邓石如改变用笔方法,逆峰顶着书面书写,创作出空前厚重地点化形式,迈出了碑学书法的第一步。接着是康有为,又继续前进,取法《石门铭》,参以《泰山金刚经》。

康有为以后,徐生翁和于右任又将碑学书法发展到拙的境界。徐生翁书从颜真卿入手,转学北碑,因此点化有颜字的厚重,加以碑版的凝涩,如枯藤断瘥,苍老深秀,点化之间没有明显的牵丝,字与字之间也不连笔。与帖学相比,十分生拙。于右任书法初从赵孟黻入手,旋该攻北碑,自作诗云:“朝临《石门铭》,暮写《十二品》,辛苦集为联,夜夜泪湿枕”,用笔精熟中见老辣,擒纵自如,收放有致,结体浑脱宕逸,宽博开张。

徐生翁和于右任在重和大的基础上,将碑学书法中的拙发挥的淋漓尽致。徐生翁说:“我的书画要避免巧取,要笔少意是”。于右任说:“我写字并没有任何禁忌,执笔,展纸书写,一切顺乎自然,在动笔的时候,决不因为就美而违反自然,因为自然本身就是一种美”。碑派书法从邓石如的厚重到康有为的大气,再到徐生翁,于右任的生拙,中间经过何绍基,赵之谦,李瑞清,张裕钊,曾熙,吴昌硕等着名书家的努力,主要精神都被挖掘出来了,其点化,结体和章法也相互融合,和谐一致,达到高度成熟的阶段。

上一篇:元明贴学的盛行   下一篇:碑学的发展
网站首页|书法新闻|隶书历史|隶书典故|隶书名家|当代名家|隶书知识|隶书笔法|隶书作品